用心分享
用心经验

当爱情如柳烟尽逝

上海总有一帮人在漂着,这万般飘零中,上海对这群人来说:与其是一个鸟笼,更是一片汪洋,自己找不到方向与落点。

  “桔子红”这个网名是男友取给我的,他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清高、飘逸,长发飘飘,自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自己要与他发生故事,那是在一家网吧。屏幕左上角视频区,寒柳从直发间隙中看我,然后视频画面缓慢切换,一个镜头定格下来,寒柳抬起头,轻轻吐个烟圈,在烟雾迷蒙中,我好似也嗅到了那烟草味。寒柳的柳叶在烟圈中生成烟花,我情愿沉浸在烟花暗香中。

  QQ上寒柳给我留了言,是奇怪的符号和数字还有汉字组成的一个爱字,还发了我跟他说过的喜欢的新疆雪山风景图片。当然这一切或许都不重要,在网络虚拟世界里聊友可以做任何事情,除了一点―――现实中见面。多少网络中炽热燃烧的感情,往往在见面之后烟消云散,网友们给这群人一个名字叫-见光死。

  寒柳很婉转地提出了见面,他说:不管怎样,桔子红,你在我心中都是最美的。

  《桔子红了》的旋律与画面正铺天盖地,我与寒柳的爱情就诞生在那个季节,所以我的网名象我的人生一样更新了,他建议我改名桔子红。

  “桔子红。”寒柳在徐家汇一家冰淇淋店门口叫住我,我一转身,他果然瘦削、飘逸,宽松的牛仔,同样松松的圆领T恤,长发遮住了他的眉眼,他歪着嘴角,对我坏坏地笑。

  我是这样的女孩,高中毕业后,我从杭州来到上海,希望能在上海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小天地。因为在杭州,女人都生活得很清静,很秀气,我是一个不甘于平庸生活的女孩。上海的衣服贩卖到杭州,看到店铺里那些有香港或巴黎时尚气息的项坠,香水,或者丝巾,我的心常心潮澎湃,渴望自己也拥有那种浮华的美和精雕细刻的气质。

  上海女孩给我的感觉就像瓷娃娃,她们的皮肤永远那么光滑,那么白皙,她们举手投足间虽然娇气,却更惹男生怜爱。而她们本身更象是温室里的花草。

  我的气质却绝然相反,我宁可穿有破洞的牛仔,我露出自己认为颇为性感的锁骨,脖颈间佩戴男式的粗项链,有可能项坠就是一个罗马徽章一样的东西。于是我开始往自己身上涂抹一些亮晶晶的橄榄油,让我棕色的皮肤更具有中性的气质。

  我还穿上皮靴,佩戴上宽大的有硬朗腰花的牛皮腰带,我有时想这样来装扮自己,或许能让我在上海更好养活,因为它毕竟是海,而我是粗砺的海藻。

  这样我最终从在地铁广场租赁店铺贩卖女孩饰品,转到到华山路寂静的一角去开个性的小店,我的风格逐渐中性和狂野。

  “桔子红,你是我所见过的最有女人味的女孩。”

  当寒柳将这句话混合了朗姆酒向我吐出时,我觉得我的努力就全费了。酒吧里的音乐很狂躁,歌手情不自禁也大跳,无数的妖娆女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她们的发辫之间总闪烁着要命的甜腻香水。寒柳却对我说出这句话。

  我一口酒喷了出来。

  “刚柔并济,你听说过没有。”

  “是吗?你是说我?”

  “对呀,一个女人当她做中性打扮时,那种不经意间透露出的女人味无人能挡。”

  寒柳大概是喝醉了,平时讷言的他突然变得诗兴大发的样子。

  “那喝不了酒的男人岂不是也很有女人味。”我说他。

  他一下子趴在玻璃桌上。

  我把他拖到了华山路,我租的店铺上下两层,上面的我自己来住,下面的堆满了我的店品,在黑暗中珠片反射着从落地窗里逼进的夜光,显得尤其蛊惑。

  在搀着寒柳上楼梯的时候,他一弯腰吐在了红毯子上,一股酸气袭来,寒柳却睁开了眼睛,他羞涩地一笑,又昏昏沉沉睡去。

  我把他放在沙发上,给他盖好被子,待我转身离去时,他拉住了我的手,说:“不要走,桔子红,陪陪我。”沙发上留下了我们的那夜,当他看到被褥上的处女血时,握住我肩膀的手颤栗了一下。

  我幸福地偎依在寒柳的怀里,真的觉得自己由一个浑身长满刺的刺猬变成了一个甜腻的小女人。

  寒柳那天也很开心。他匆匆吃好我给他准备的早餐,去会他的朋友,他要为他下一个小说去搜罗素材。

  我从柜子底层将自己多年不穿的淑女风格服饰拿出来,认真打扮,我不在乎自己的打扮和气质会不会让老顾客感到怪异,我的店在早上11点才正式开始营业。

  不久,寒柳给我打来电话,说自己要去北京了,他说北京的故宫正等着他呢,他可不好推辞。再说故宫里也有后宫佳丽三千。他的电话里听得出即将旅行出远门的声音。那是一种匆忙和旅途中的不羁。

  我的小店正常营业,因为我越来越好的亲和力,我的顾客竟然越来越多。每天的忙碌却打发不了对寒柳的思念,思念之绪如野草,疯长。我每夜捋弄这股野草,突然就想到万一寒柳再也不回来,我会怎样?

  我能怎样。

  两个月过去了,寒柳只打过来一个电话,原先我们有情趣的QQ留言也消失了。他就突然消失了,蒸发了?他是我的那道烟雾吗?就像最初见到他时,他嘴边萦绕的那团?

  最终我的思念也长成了让我很惊讶的东西,我的腹部明显隆起了,那里好像是股郁闷之气,思念之情,还是一口苦水要倾诉,我都不知道。

  但每日清晨我开始了惯例性的呕吐,于是,那个我一直都不敢面对的事实的面目愈加清晰――毋庸置疑,我怀孕了。

  去城隍庙批发货品本是很轻松的事,现在对我来说突然成了一种极大的负担和恐怖事件。

  一次,水晶球卖光了,我照例去城隍庙,出租车司机路过医院的时候,我叫了一声停,我满怀着失望,又怀着希望走进了医院计划生育科。

  尿液检查完果然是阳性,医生问我要不要小孩。小孩,这个名字多么动听,又是多么无奈。

  我的泪劈里啪啦就掉了下来。医生看我很委屈,似乎知道一些什麽事情,说:女孩子,要自己坚强。不要图了一时快乐,就做下糊涂事。

  医生,我自己思考一下,下周再来可以吗?

  一定要下周,要不然怀孕期超过12周,就不好进行流产了。

  哦。

  我去城隍庙批发货品的心情也没有了,没精打采地吃完午饭,我拨通了寒柳的手机。

  “寒柳,我怀孕了。”

  “阿?”寒柳很惊讶。

  “怎么办?我好害怕。”我终于泪如雨下。

  “把孩子做掉,那能怎么样?”寒柳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冷漠。

  “你怎么这样?”我满腹委屈。寒柳的反应让我心寒,真的如他的名字一样寒冷。

  “那能怎样,现在很多女孩怀孕了,还不都一样流产,你就不能受一下痛?”

  寒柳这一句话吐出之后,我似乎一时明白了我跟寒柳的关系

  我看透了我跟寒柳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看的那么清晰。

  我默默地答应着,任凭眼泪缓缓流,寒柳大概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够好,语气变了一下,说:“我这边一直没跟出版社联系上,钱又花了很多,这几天心情一直不是太好。桔子红,你能给我汇点钱吗?”

  于是软弱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再次去邮局给寒柳汇款,这次在邮政附言里面我没有写任何表达爱意的东西,我想即使我写不写对于他已经不重要了吧。

  怀着无限的失望,我终于跑去了医院作人流手术,整个过程象在看日本屠杀电影,隔壁不断传来的女孩的号叫声更加加剧了我身体上的痛苦,但是我还是没有叫出来,我的声音全窝在心里,化成了泪水,泪水变成汗水,从我每个毛孔里涌出。

  因为寒柳知道我的住址,我打算再次搬家,于是在长乐路那里看中了一个店铺,“旺铺租售”几个字特别显眼,我知道迎接我的又将是忙碌而辛苦的赚钱生活,然后是日日夜夜在酒吧的狂舞。

  我又将穿男式船鞋,系男式皮带,抽三五或中南海,彻彻底底将我那似乎是个幻梦的女人味隐藏起来,我要在全身都种上刺,这样就更不会受伤了。

  可是寒柳的长发总在某个时刻会涌现出来,侵袭我。

  在酒吧混迹的生活,晚上不分日夜的杀人游戏,加重了我的黑眼圈,我再用上等的眼霜都没用,就如同我的心头为爱情受的伤,怎么疗伤都还是有道疤。

  在混着烟草味和酒精味的糜烂和堕落的生活中,我整日萎靡不振,流产之后因为缺少休息,腰腿一直酸疼,我就去药店买点止疼药打发过去。

  于是当男人主动靠近我时,我只能佯装清高地拒绝,也许我的情和欲永远随寒柳北京了去,他的寒冻结了我的情和欲。

  或许就在某个瞬间,我又发现了那小鸟依人炜在寒柳怀里的自己,那甜美的笑靥,纯粹的小女生情怀,或许就在玩转杯盏时,或许就在酒波荡漾时,我又看到了最初那个上海梦,怎样开始在我的苦心努力和用心计划下慢慢实现。

  专家点评:

  这个故事中的女主人公很值得同情。很多人在感情上受伤,但是她却是受伤颇深的那位。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讲,只能鼓励她们事后能迅速从低谷中走出来,积极地面对以后的人生。

  再者分析下当事人的经历,她在发现自己怀孕之后,完全可以采取比较先进、无创的人流术的,避免传统的无麻刮宫术给她带来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双重伤害,这种刮宫术因为在盲视状态下施行,很容易导致并发症,这有可能就是导致后来她腰腿酸痛的原因,也导致了她很不好的心理状态。

  现在医院有多种人流手术供患者选择,超导可视无痛人流因为无痛、超导可视是目前意外受孕患者的最佳选择。

  另外,她人流后表现出来的腰腿酸痛现象有可能是人流后遗症,有可能是妇科炎症如慢性盆腔炎的症状,如果不够重视,忽略检查,有可能引发输卵管不通等毛病,严重的导致不孕。这对她的身体健康损害是很大的。
上海健桥医院妇科诊疗中心简介

赞(0)
内容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找资源联系微信:xabc1024 (复制)婚姻学堂 » 当爱情如柳烟尽逝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1. #1

    [db:评论内容]

    [db:评论作者]1个月前 (09-21)回复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