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分享
用心经验

两地分居5年,距离产生的是美还是距离

距离产生的是美还是距离

翠脆生生

阴雨连绵,早上6点多钟,王元就打电话过来嘻嘻笑着说,老婆,看天气预报说下雨了,你早点起床吃点热乎的,出门要带上伞啊!

要放在6年前,吴冰听到这样嘘寒问暖的话,势必感到温暖而踏实。只是,说一千道一万,他远在天边,屁事不顶,还不如不说。她淡淡的嗯了一声,说,我要起床了,就挂了!

刚出门,淅淅沥沥的小雨转瞬就成了瓢泼大雨。乐乐问,妈妈,怎么办?

吴冰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天气,打车肯定比登天还难。正发愁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冯志远的电话。

天气不好,我送你们娘俩吧。你们在单元楼下面等着,我马上把车开进来。

冯志远温润的声音有一种神奇的作用,吴冰烦躁的心情潜移默化中舒缓下来。

两分钟后,一辆黑色的车缓缓靠近,乐乐欢呼雀跃的坐到车里,兴奋的上下左右打量着。

冯志远是公司的副总,妻子前年去世之后,一直孑然一身。吴冰的伪单身生活从婚后的第二年就开始了,但她总是对外宣称自己是个很独立的人,最讨厌两个人腻歪在一起,很享受目前这种潇洒的生活。

两地分居5年,距离产生的是美还是距离

冯志远是个内敛的男人,他不太会说些甜蜜的话,可吴冰只要心底流露出一丝孤单,就总能被他尽收眼底。不过,他不说,她也假装不知道。成年男女的彼此关心,又怎会是单纯如水的呢?

晚上下班之后,吴冰打电话让母亲去接乐乐,自己准备请冯志远吃顿简餐以示谢意。

玉城酒店的自助餐号称请了专门从巴黎研修回来的厨师,吴冰和冯志远刚刚坐下,她一回头竟在人群中看到了朱丽丽的身影,她那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凹凸有致的身材,想不看到都不行。最关键的是,朱丽丽身边还有一位男士,最最要命的是,他们两个人的手相处碰触着,亲昵的说笑着,显然不是一般关系。

朱丽丽是吴冰的高中同学,大学毕业后就嫁给了陆永,被宠的公主一般。陆永去年被外派到埃及当交换学者,朱丽丽成了孤家寡人,她一开始还总找吴冰诉苦,后来就销声匿迹了。

你和那个男人什么关系,老实交代?吴冰趁其不备,一把拉住朱丽丽到了柱子后面。

朱丽丽刚哈啰了一声,很快就耸耸肩,你说呢?

好样的,陆永人在国外,你不能婚内出轨吧!吴冰说到出轨这两个字的时候,就像是被噎到一样,声音微弱的只有她们两个人才能听到。

朱丽丽叹了口气,从前天天腻歪在一起,感觉特别甜蜜。他走后半年,我就像孤魂野鬼。距离不会产生美,距离只会产生距离,你懂吗?再说了,你认为他在国外就消停吗?大家都是成年人,别天真了。玩玩而已,他回来之后,我就回归家庭,当然了,他要是不想过了,我也无所谓,谁都别耽误谁。

吴冰吃惊的盯着朱丽丽的眼睛,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咱俩谁跟谁啊,我就不装白莲花了!我没和他上床,只是暧昧一下,拉过手而已。他陪我看看电影,吃个饭,两个人都孤单,就凑一块儿了。难道,除了王元之外,你就没对别的男人产生过好感?我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女人,不是圣母。我会珍惜自己的生活的,放心吧。朱丽丽抿了抿红唇,挑挑眉毛,走了。

吴冰回到座位上时,内心就像刚刚经历过地震,阵阵轰鸣声让她几乎坐立不稳。

冯志远像是看穿了她似的,举起酒杯,说,来,碰一下,祝你和我都能继续维持这样的友谊。

友谊?

冯志远的眼睛里有脉脉温情流淌,吴冰不得不承认,对这样一个沉稳的中年男人,她是有好感的。

原本是想说点什么的,吴冰却说不出口了,她躁动不安的内心只有通过拼命吃才能找到出口。

两地分居5年,距离产生的是美还是距离

晚上回到家,肚子撑的鼓鼓囊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夜半时分,小腹忽然一阵绞痛,吴冰想起自己吃了牛排、麻辣烤串、烤鱼,喝了红酒,还吃了冰淇淋等等,汗珠顺着额头簇簇的低落,她想,坏了,莫非是肠胃炎犯了?

乐乐沉沉的睡着,王元远在天边,在这座城市里,只有自己寡居在家的老母亲可以依靠。可是,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去惊扰呢。

不得已,她拨通了冯志远的电话,简单的说了自己的情况。

我马上来,等我。冯志远利落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冯志远开车把吴冰送到最近的一家医院,他在车里看着乐乐,到底是孩子,折腾了一番,只是嘀咕了一句,爸爸,然后又睡着了。

吴冰挂了急诊,是急性肠胃炎,医生给开了液体,一个小时之后,她出来时,小雨又滴滴嗒嗒的掉了下来。

乐乐长长的睫毛在夜色中扑闪扑闪,冯志远犹豫了一下,用他的大手覆盖住她的,轻声问,好点了吗?

一向坚强的吴冰哽咽着说,好多了,谢谢你!

别这样,只要你需要,我随叫随到。冯志远小声说着,冲她笑了笑。

吴冰恍惚间把冯志远的脸和王元的重叠到了一起,快半年没见面,王元身上的味道,她都快忘了。

夜色之中,冯志远抱着孩子,吴冰打着伞,像是一家三口步履匆匆的跨入单元门里。

他走时,她情不自禁的又说了声,谢谢!

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我走了。

有那么一刹那,吴冰甚至渴望着冯志远的拥抱,是的,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她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王元一开始走的时候,她觉得无拘无束,惬意又潇洒。渐渐的,孤单和寂寞涌上心头,不知何时起,没心没肺,女汉子似的吴冰蜕变为脆弱、伤感的小女人,她渴望有一个小家,渴望和心爱的男人每天见面。

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吴冰真不敢保证自己能一直保持和冯志远的距离。

想到这一点,她就打了一个寒颤。

第二天一早,吴冰主动给王元打电话,说,我想辞职,到你身边去。

王元愣了,说,你不是不愿意吗?再说,我万一以后回去了怎么办,你的工作怎么办?

你别啰嗦了行吗?管得了以后吗?我要的是现在,现在!吴冰气呼呼的吼着。

王元哈哈一笑,说,那,你要是愿意,我当然没问题啦,能搂着老婆睡自然比搂着枕头睡更好了!

吴冰去单位辞职的路上,天晴了,她抬头望着半空中的彩虹,不知怎的,心里一阵轻松。

作者简介

翠脆生生:报纸专栏作者,现居银川。

出版《两个人的江湖》《我们忘了,爱在婚前》《非你不嫁》等书,其他文字散见报纸及杂志!

爱吃爱喝爱臭美,好吃懒做想发财。

个人微信公众号:翠脆生生,ID(ilovecui2015)欢迎关注!新浪微博@翠脆生生

转载时加以上资料,视为授权!

还可以在今日头条客户端搜索并且订阅头条号“都市炼情书”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赞(0)
内容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找资源联系:zxs55577 (复制)婚姻学堂 » 两地分居5年,距离产生的是美还是距离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