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分享
用心经验

我在火车上被美女搭讪,她竟然一直跟到我们村10

小师傅从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出现,她这次消失让我有点匪夷所思。小师傅来到我们村一定是为了那个红色的长盒子而来,如果那天晚上的黑影就是她的话,第二天她应该就不用回来的啊。

既然第二天回来了,还去帮助制服三爷爷。那么她为什么又要选择消失呢?难道她还有其他的隐情!

小师傅如同谜一般的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现在又谜一般的消失。小师傅本身就是一个大谜团,这个谜我真的不知道可不可以解开。

三爷爷的尸体在家停放了两天,也不见小师傅回来。无奈之下,大伯只好决定先把三爷爷埋了。

大伯他们埋完三爷爷之后,刚走到家里,就拼命的向着我家跑来。

“小轩,那个小师傅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大伯气喘吁吁的跑到我的面前问道。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你这是怎么了?难道三爷爷又出事了!”看着大伯如此紧张的样子,我就知道一定是三爷爷出了事情。

“唉,我们刚才决定把你三爷爷埋了。可是我们埋好之后,还没有到家,就听到我家的院子里鸡飞狗跳的。我连忙从门缝里面看去,竟然是你三爷爷又回来了。”大伯双手紧握着,为难的说道。

我也很为难的看向庄欣然,现在小师傅不在,唯一可以指望的就是她了。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可没有这样实力!”庄欣然连忙躲到了一边说:“哎,对了!你三爷爷上次不是被你身体发出的红色光芒打败的吗?你可以再用那个红光试一试啊。”

对啊,我怎么把那个红色的八卦图给忘了呢!我闭上眼睛,去感受身体里面的那个红色的八卦图。

当我的视线进入身体,看到那个红色八卦图的时候,我傻眼了。

这个八卦图一开始还泛着红光,可是此时一点光芒都没有,一副死气的躺在哪里。

这个八卦图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生机了呢?难道每次使用还需要激活才可以!

“怎么了,你的红光失灵了!”庄欣然见我一脸的苦相,好奇的问道。

“发出红光的那个东西不发光了,这次我也无能为力了。”我双手摊开,无奈的说道。

我现在对这个红色的八卦图一点都不了解,如果操控它,怎么把它激活,我都一窍不通。

“这下可怎么办啊,你三爷爷还在院子里闹腾呢!”大伯见我们都没有办法,他更加为难的说道。

“你还有其他的风水师朋友吗?有的话找一个来,看风水的钱我们出。”我实在是想不到办法了,只要看着庄欣然说道。

“没有,我跟着小师傅也不久,还没有来得及接触这一行呢,她……”庄欣然说道小师傅,叹了口气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现在真的是麻烦了,小师傅走了还没有回来。其他的风水师父又找不到,三爷爷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办啊。

“我认识一个人,只不过……”母亲看了一眼老爹,支支吾吾的说道。

“不可以,不能去找他!”母亲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爹大声的打断了。

“事情都闹成这样了,你就不能放下个人的恩怨,让小轩找他过来帮帮忙。”母亲也生气了,对着老爹喊道。

“我说不行就不行!”老爹见母亲生气,他依旧没有给母亲面子,严肃的喊道。

“什么人?什么不行啊!现在救人要紧,如果那个人可以帮助大伯家,我愿意去。”我现在对老爹也是十分的反感,现在都人命攸关了,他竟然还放不下个人恩怨。

“佐叶,哥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情。这次哥求你了,如果真的有人可以让你三伯消停,你就告诉小轩。如果你有什么委屈,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把什么委屈都发泄到我身体,哥一定不会说半个不字。”大伯见有机会,他快速上前一步走到老爹的面前说道。

“哥,不是我不想帮你,只是……这……”老爹一脸愁容的看向大伯,好像有很大的难言之隐。

“小轩,救人要紧,你跟我来。”母亲瞥了一眼老爹,拉着我快速的走了出去。

老爹看着我们离开,他紧握的拳头也无奈的松开了。因为现在他真的不好上来阻止,如果他阻止了我,他就不好向大伯交代。

母亲把我拉了出来,给了我有些钱,然后把那个人的名字,和地址告诉了我。

我听到三清山的时候,才知道母亲为什么给我钱了。三清山在江西省上饶市,距离这里要两天的车程。

三清山可是道教的发源地,看来这个叫做方离的人还真的是一个高人。

可是这么一个高人怎么会和老爹有个人恩怨呢?难道老爹也是一个修道之人!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我否定了,老爹一身老农民的气质,整天抽着旱烟袋。说爷爷有些仙风道骨,老爹都不可能有。

想不通老爹和那个方离有什么恩怨,我索性就不去想了。现在去找方离要紧,三爷爷还在哪里闹腾呢,必须越早解决越好。

我跑到火车站,准备买去江西上饶的火车票。就在我排队的时候,突然在不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

我好奇的看了一眼,是几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在踢打一个瘦的像竹竿一样的少年。

小混混一边打,还一边气狠狠的骂道:“敢动老子的女朋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吧。”

我听到小混混的话,就向着他们后面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少女一脸得意的看着被教训的瘦子。

“就这货色还调戏,活该被打!”我有些不敢恭维少女的长相,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

“你们听听刚才哪位兄弟的话,就你那女朋友长成那个样子,我会去调戏吗?”瘦子听到我的话,连忙对着打他的小混混喊道。

“他一定是这个瘦子的同伙,把他也拉过来打!”少女怨恨的看着我说道。

“我艹!”看到三个小混混向着我这边跑来,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口出。我现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说那句话。

我对打架本来就不是很擅长,现在突然来了三个。我还不跑的话,就是傻子。

三个小混混见我逃跑,他们也快速的追上来。跑了一段时间,我才知道自己的体质有多么的差。眼看着三个小混混就要追上我了,此时我也无能为力,我真的是跑不动了。

就这样我被三个小混混追到之后,一顿暴打,然后又把我拖到瘦子的身边。

“你们竟然敢调戏我女朋友,你说这个事情要怎么算!”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拿着一根棒球棍说道。

“你的意思呢?”瘦子嘴角微微扬起,坏笑了一下。

“我的意思很简单,只要你们给我一千元惊吓费,这件事情我就不在追究了。”黄毛见瘦子很上道,笑着拍了一下那个少女说道。

“惊吓费?就她长成这样,我没有问你要惊吓费就够给你面子了!”我指着那个少女气愤的喊道。

“他妈的找死!”黄毛举起棒球棍就对着我的头打来。

“找死的人是你吧!”就在黄毛出手的时候,瘦子竟然动了。而且速度还相当的惊人。

瘦子一把握住黄毛的手,猛地一用力直接把黄毛的手掰“咔嚓”一声脆响。紧接着瘦子拿起脱落在地上的棒球棍,对着黄毛的脑袋就是一下。

瘦子这一击力道很大,黄毛的脑袋当时就被开瓢了,鲜红的血不断的涌出来。

其他的小混混看到黄毛的惨样,都傻眼了。他们都没有想到刚才被他欺负成狗的人,现在竟然这么厉害。

小混混不愧是见多了这样的场面,他们只是愣了一下,然后就举起手里的棒球棍向着瘦子冲来。

瘦子看到四面扑来的小混混,他没有畏惧,只是嘴角微扬,然后身体一动。眨眼的功夫,几个小混混全部都躺在地上,痛苦的喊叫着。

瘦子拿着棒球棍,一脸凶狠的看着唯一站着的少女。此时少女早就吓得不行,她浑身颤抖的说:“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从来不打女孩子!”瘦子坏笑了一下看向我说:“你要不要打她呢!”

“我艹,小爷也不打女孩子好不!”我气愤的看着瘦子,明明很能打,为什么刚才还装着被人打,甚至还连累了我。

“你可以滚了!”瘦子丢开手里的棒球棍说道。

少女听到瘦子的话,如临大赦,慌慌张张的跑开了。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也就转身离开了。

“朋友不要走!”瘦子见我转身离开,快速的跑了过来。

“我还有事情,没有时间和你玩!”我没好气的说道。

“我知道你要去三清山,找一个叫做方离的老道。”瘦子微笑着说道。

我连忙看向瘦子,这个人怎么知道我要去哪里?找什么人,这个瘦子又是谁!

“感到很吃惊是不是?”瘦子笑着走到我的身边说:“我不但知道你去什么地方,要找谁。我还知道你叫什么,来自哪里。更知道你找方离的目的。”

瘦子这么一说,我对他更加的好奇。竟然知道我是谁?还知道我找方离的目的,这个人到底是谁?还有刚才他明显是故意引起我的注意,就他这身手怎么可能被那几个混混打!

“你是谁?找我干嘛!”我警惕的退后一步。

“走,我们边吃边聊。”瘦子笑着一把搂住我的肩头说道。

“我还有事情,哪有时间陪你吃饭。想说就说,不说拉倒!”我推开瘦子的手,就大步走向售票处。

我现在可以有任务在身的,三爷爷还在哪里闹腾呢,我哪有多余的事情和这个素昧平生的人吃饭啊。

“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会知道是谁,你要去说谁吗?”瘦子依旧不死心的跟在我后面说道。

“好奇,但是我现在时间紧迫,只能把好奇心扼杀在摇篮里了。”我看着脸色有些紧张的瘦子说道。

“别扼杀啊,好奇就问出来,我保证可以解答你心中的疑惑。”瘦子笑着拍了一下胸口说道。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看着瘦子如此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一定有问题。这次他是故意来接近我的。如果我猜的没有错,我有可能不用去三清山。

“想要猴哥我说也行,我们要找一个地方坐下来,边吃边聊。”瘦子有露出那副清高的表情说道。

“没有功夫理你,爱说不说!”我瞥了一眼,再次向前走去。

我有一种感觉,这个自称猴哥的人一定会叫住我。他一定是来帮我的,可是他为什么要来帮我,他的目的是什么?

果然我才走不远,就听到身后瘦子的叹息声说:“好吧,今天猴哥我就积德行善一回。你不要去什么三清山了,我去帮你制服你三爷爷。”

果然对我的事情了如指掌,果然会叫住我,果然我不用去三清山了。这个突然出现的瘦子太奇怪了,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又怎么知道我今天,或者这个时间点会来到这里,看到他导演的戏呢?

“就你?”我这才仔细的看了一边瘦子。这个人从外表到内在,怎么也不像是一个风水师。这样瘦小的身材,到像是一个失业的流浪汉。如果刚才没有看到瘦子的身手,打死我也不会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

“瞧不起猴哥我!”瘦子看着一脸疑惑的样子,他脸色也十分不悦的说道。

“不是瞧不起,是压根就没有瞧上!”我瞥了一眼瘦子,也装作很清高的说道。

“我靠,猴哥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被人瞧不起过。”瘦子气愤的紧握着拳头说:“走,我现在就跟你回去,如果我制服不了你三爷爷,你怎么我都行!”

看着瘦子如此的认真,我笑了一下说:“走,我们边吃边聊。”

我和瘦子来到县城一家小酒馆,瘦子抱怨的说,火车站不是有饭店吗?为什么还要跑这么远。

我没有好气的说,火车站的饭店多贵啊,在哪里吃一顿,同样的饭菜价格却是这里的好几倍。

瘦子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说小气。我也没有理会他,就进入一家比较实惠的酒馆。我们刚坐下来,瘦子就大声叫了一只清蒸鸡,一只全鸭,四个猪肘子,来做饭前小点。

我艹,叫这么多东西,还只是饭前小点。这么瘦小的身体,怎么会吃这么多东西。

很快,菜就上来了。酒馆的人少,上菜的效率真的很快。菜刚放在桌子上,瘦子就像是饿了很久的乞丐一样,一手拿着鸡一手拿着鸭子,就狼吞虎咽起来。

我现在怀疑这个瘦子真的是乞丐,他有意接近我,就是为了让我请他吃饭。

瘦子的胃口绝对是好的不得了,鸡鸭很快就被他吃的只剩下骨架,四个猪肘子也难逃厄运。

瘦子的样子,不但我惊恐不已,就连酒店的伙计也看到目瞪口呆。

瘦子吃完之后,用那油腻的手对着伙计招了招手说:“现在进入正餐,你这里有菜单吗?”

酒店伙计听到瘦子说现在才进入正餐,他有些惊恐的看向我。好像我对面做的不是人,而是一个可怕的怪物。

我拍了一下口袋,幸好母亲来的时候给我不少钱,这顿饭应该可以承受的起。

“把菜单给他吧!”我对着酒店伙计笑了一下说道。

伙计这才回过神来,把手里的菜单递给了瘦子。瘦子接过菜单,就开始寻找他爱吃的东西。也许瘦子刚才吃的有点多了,这次没有点多少,只是很简单的七八个菜。

看着瘦子说出这七八个菜,我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下,不过他的下一句话,又让我放松的心再次紧张起来。

“刚才点的哪几个都不要,剩下的一样给我上一份!”瘦子把菜单递给伙计,微笑着说道。

“你疯啦!”我连忙抢过菜单,这个菜单可是三四页呢,除去这七八道菜,估计还有三四十道菜。这么多我们吃得了吗?

我看了一下菜单,真的有四五十道菜。我简单的点了六个,就把菜单给了伙计说好了。

“小气鬼,这点东西这么吃得饱啊!”瘦子像是一个怨妇似得瞥了我一眼说道。

“伙计,来五碗米饭!”我对着身后的伙计喊道。

“别,别。猴哥我从来不吃饭,伙计再给我上一只鸡吧,要大一点的哦!”瘦子连忙站起来对伙计喊道。

伙计再次向我投来惊恐的目光,我无奈的点了点头。我现在真的想不通,这么瘦的人,竟然这么能吃。

酒足饭饱之后,瘦子有些失望的拍了拍肚子说还没有吃饱。我听到这句话,真的一巴掌扇过去。刚才叫的菜全被他一个人给吃光了,现在竟然还说没有吃饱。

不过现在我不和他计较这些,等到他收拾不了三爷爷的时候,我在慢慢的和他算账。

回去的路上,我才知道这个瘦子叫做孙耀威,人送外号猴哥。是四川青城山的道士。

青城山是道教四大名山之一,瘦子竟然是来自这里的道士,想必也是有一些能耐的。

看着瘦子灵活的身体,和一点都没有道家气质的外表。我更加郁闷这个人为什么要来帮我?道士和风水师给别人捉鬼,做法式可都要收钱的。越是有名气的道士,收的钱越多,而瘦子从头到脚都没有提到钱,难道就一顿饭就解决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瘦子是那种揽生意的道士,很多高人可以从你的面相看出你的一些信息。但是后来发现,瘦子不是这样的人,他几乎只对吃感兴趣,至于钱对他来说没有感觉。

更奇怪的是他一直在向我推销他,好像得到我的认可,比什么都重要似得。

很快我们就到家了,我推开大门,就看到老爹一脸愁容的在哪里抽着旱烟。母亲在厨房见忙活着午饭,庄欣然估计还在她的房间。

老爹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目光投向我后面的瘦子说:“这位是?”

“我是青城山玉树真人孙耀威,人称外号猴哥!”瘦子得意的走向老爹介绍道。

“猴哥?那你不应该是青城山的,应该是花果山的吧!”庄欣然听到瘦子的介绍,笑着走出来说道。

“这位?”瘦子看了一眼说:“这位应该是弟妹吧,你们果然是一家人!”

“你才是他弟妹呢?谁和他是一家人!”庄欣然的脸突然一红,气愤的指着瘦子说道。

“这么泼辣啊,幸好她不是你老婆。谁有这样的老婆,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瘦子上下大量了一下庄欣然,咋了咋嘴说道。

“你……”庄欣然被气的冲上来就要打瘦子。

我连忙生前拉住庄欣然说:“不要吵了,他是来帮我们收拾三爷爷的。”

“就他还收拾三爷爷,我看他还没有收拾人,却被三爷爷给收拾了!”庄欣然虽然被我拦住,还是不依不饶的说道。

“猴哥我最恨的就是被人瞧不起了,你们跟我来,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道术。”瘦子瞬间收起嬉皮笑脸,严肃对着庄欣然说道。

赞(0)
内容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找资源联系:zxs55577 (复制)婚姻学堂 » 我在火车上被美女搭讪,她竟然一直跟到我们村10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