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分享
用心经验

老人再婚脑瘫老伴不愿照料被诉离婚

在婚姻的长河里,夫妻本是同林鸟,就应该是相互扶持,风雨同舟。但是一方过早离开或者是中间出了问题,婚姻关系就终止了。68岁陈阿姨就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和再婚老伴过了20年,这期间老伴久卧病榻13年。老伴

正文摘要:

在婚姻的长河里,夫妻本是同林鸟,就应该是相互扶持,风雨同舟。但是一方过早离开或者是中间出了问题,婚姻关系就终止了。68岁陈阿姨就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和再婚老伴过了20年,这期间老伴久卧病榻13年。老伴刚走,尸骨未寒,他就被继子女扫地出门,下面我们听听陈阿姨的自述。熟悉后,我了解到他爱人患肝癌过世三年了,留下一对龙凤胎儿女 。交往了半年多后,何斌把我领到他的家,一套160平的大房子。两年多后,何斌的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万万没有想到厄运从天而降,何斌在工作中和科室一个年轻人发生冲撞,引发脑溢血,被送往医院抢救。58岁的何斌,进行了开颅手术,抽出90毫升的血。老人再婚脑瘫老伴不愿照料被诉离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跟随小编一起看看吧。

“你不照顾我瘫痪的母亲,那就离婚”56岁女人:好啊,早想这样了

琉璃易碎,感情易散。太多的婚姻告诉我们,感情经不住岁月流年的打磨,更承受不起现实的考验。明明是彼此相爱,牵手红尘;美好的开始,却被光阴里的琐碎击碎。

最初的感情是真的,以前的誓言还犹在耳边,在生活的磨砺下,彼此对对方有了新的要求,对婚姻有了自己的认知,在一次次的生活打击里,因人性里的自私,最终走向分离。

都说女人的一生是不容易的,做女儿的时候,要求听话懂事;做媳妇的时候,要求贤惠付出;唯独没有女人自己,活到了老年,才明白,此生没有为自己而活。

生活里,很多男人自认为“娶妻子就是回来替他尽孝”,若妻子不愿意,就是不贤惠,不孝顺,就不是好女人,更不是好媳妇,应该立刻下堂去。

古代的女子是依附男人生活,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而如今的女人,自己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嫁到夫家,婆母善待,女人自然会回馈善良。

社区里,56岁的秦姐因不愿去照顾瘫痪的婆婆,被老伴提出离婚,她却说:早就想这样了,离吧,离开谁都能过好自己的日子。

倾诉人:56岁的秦姐

我今年56岁了,已经退休6年,老伴还有几年才退休,独生女儿在外地工作成家。

前段时间,婆母一场疾病瘫痪在床,老伴和哥哥姐姐们商量着,让我去婆家照顾伺候。我提出自己如今被更年期折腾得浑身没有一处不疼,大家还是按照在医院的方式,三家出钱,给婆母请住家保姆照顾,我们离得近,经常回家照看还是可以的。

如果让我全天24小时照顾婆母,也许她没事,我早早地就走了。当我说出自己的想法时,先是大姑姐说,你都退休了,又没事做,照顾妈也许对你更年期更有好处的,再说了,我们也不白让你照顾,每月我们给1000块的费用。

我没有搭话,老伴的大哥接着说,弟妹啊,你看你嫂子要照顾小孙子,你姑姐也要带外孙子,你们三个人,就你现在没啥事,我们每月按时给你工钱,绝不白让你付出。

我对老公大哥说,你也退休了,你来照顾好了,我也每月给你发工钱,也不白让你付出。还没有等我说完,大姑姐和大伯哥就生气地骂我老伴,说我老伴没有本事,在家一点主也做不了。

当时老伴就给我脸子,对大姑姐和大伯哥说,你们各自回家吧,这里有我们照顾妈。老伴一副心有成竹的架势,然后转身对我说,你先去给妈做点流食,再给妈找出衣服,一会儿给妈再擦个身子。

我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大姑姐和大伯哥听老伴如此说,他们也就各回各家了。房间里剩下我和老伴,老伴还在那里吆喝着我干活,还一边骂我不懂事,没有人情味,不贤惠。

我也没有搭理他,转身拿起我的包回我自己家了,把老伴独自留在了婆母家里。别说我狠心,不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我嫁给老伴30多年来,婆家当我是外人,从来就没有把我当成自家人看待。大伯哥没有退休前,大小是个领导级人物,总是一副看不上我这个底层的操作工;大姑姐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不论我怎么做,在她的眼里,我都是高攀了他们家。

最初的时候,我也是被老伴追求了一年后才同意嫁给她的,我们也曾有过欢愉的感情和陪伴,随着女儿的出生,婆母的歧视,以及大姑姐和大伯哥的不在乎,我在他们家是低人一等的没有话语权。

我努力教养女儿,培养她的读书,陪伴她学琴,让她有能力,有本事,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因为我知道,女人在婆家没有话语权是多么的卑微。

我和老伴三十多年的婚姻里,我也知道他曾有过好几个红颜知己,也曾有过身心的背叛。为了我自己,也为了女儿的前程,我一直隐忍着,只要他还交工资,其他的我都不计较。

如今,女儿工作不错,家庭不错,我自己手里也有积蓄,退休金,未来即使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只要老伴不是很过分,我还是愿意原谅一切,毕竟老夫老妻离婚对谁都是伤害。

大姑姐和大伯哥在这个家里,从来都是他们说了算,但这次,我没有听从他们的安排,也没有给老伴这个面子,他们非常生气,不知道在老伴跟前说了些什么,老伴请假半个月后,回来跟我说,你要是不去照顾伺候我妈,咱们离婚吧。

我当时正在莫名地出汗(更年期的盗汗),一听他这样说,内心一下子就凉了。原来,在他的心里,娶媳妇就是替他尽孝的,娶媳妇就是要听从他们的安排,否则就是不孝,不贤惠,就要被休掉。

我一个劲地稳住自己的情绪,冷冷地说,好啊,早就想这样了。然后我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从地下室找出行李箱,把一切都弄好了,我跟老伴说,你写好协议我回来签字办手续。

老伴没有想到我会如此决绝,他以为吓唬我一下,我就会跟以前一样,只要他发发脾气,我就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不论是大姑姐的挑剔,还是大伯哥的“命令”。

以前,我照顾公公没有怨言,是因为这个家,只有公公对我还有笑脸,知道我的委屈和不易,所以他病了,我会去照顾,端汤喂药。

可如今我自身都这样了,老伴不仅没有心疼,还理直气壮地要求我,而且大姑姐和大伯哥也觉得我是好起伏好说话的绵软性子,在他们的眼里,似乎我就该做这一切。

面对这样的老伴,离婚对谁都好。也许我会孤独寂寞,但我内心却是饱满丰盈的,不必再委屈自己,看大姑姐和大伯哥的脸色,也不必再被老伴指使做谁的免费保姆。

三十多年的隐忍,早已让我的心凉了,如今他主动提出离婚,不是正好吗?彼此放过,他再去寻找一个愿意照顾他妈的女人好了。

不要说我无情,也不要说我没有责任感。走到了这一步,都是有因果的。

结语:

想起这样一段话:“女人是女儿、姐妹、妻子、母亲,但首先是她自己。没有独立的自我,无人能给她自由;没有完整的自我,无人能使她完整。在寻找幸福的道路上,最可靠的办法就是找到自己。”

三十年的婚姻里,委屈自己,成全别人,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为了孩子有个完整的家,但唯独忘记的自己。如今因这个理由离婚,也是一种解脱。

毕淑敏曾说:“婚姻的本质像是一种生长缓慢的植物,需要不断灌溉,加施肥料,修枝理叶,打杀害虫,才能有持久的绿荫。”

若婚姻里两个人不是彼此互补,彼此迁就,彼此理解,总是一个人一味地付出,也有累的时候,当这个累的人不想再付出的时候,婚姻也就到头了。

作者:华贵禅心

关注我的文字,走进你的心灵。你有故事,我有茶,一起畅聊余生时光。

文中配图来源于网络。

68岁阿姨自述:伺候再婚脑瘫老伴13年刚过世,被继子女扫地出门

在婚姻的长河里,夫妻本是同林鸟,就应该是相互扶持,风雨同舟。但是一方过早离开或者是中间出了问题,婚姻关系就终止了。漫漫长夜、孤枕难眠,很多人就步入了二婚生活。

二婚生活比头婚多了许多复杂的因素,涉及到双方婚前的财产和子女的抚养,婚姻关系里理性多于情感。人太过理性了,就显得冷漠,不近人情。太过感性了,就容易被利用,容易受伤吃亏。

68岁陈阿姨就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和再婚老伴过了20年,这期间老伴久卧病榻13年。老伴刚走,尸骨未寒,他就被继子女扫地出门,下面我们听听陈阿姨的自述。

儿子高考那年,我老公因心脏病突发,抢救无效、撒手人寰。我在太平间哭得死去活来,老公以前是家里的主心骨,是我们的天,他走了,天就塌下来了。儿子把我扶了起来,未来的日子里,我们孤儿寡母还要相依为命。

儿子高考成绩揭晓,考到了外地的一所“985”大学,我悲伤的心看到了希望。儿子走过,很多亲朋好友都来给我张罗对象。我也见了好几个,有满嘴跑火车的商人、还有的拖家带口、负担很大,我左挑右选都不满意,就把这个事放下来了。

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外地落户了,我更感觉生活的孤独无依。在一次户外驴友郊游时,我认识了大我几岁的何斌。他是一名大学教授,架着一副眼镜,说话斯斯文文。由于我老公是中学老师,我对文化人有一种本能的好感。

熟悉后,我了解到他爱人患肝癌过世三年了,留下一对龙凤胎儿女 。孩子们都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了,他也是第一次参加驴友郊游,散散心。相同的经历和心境,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

交往了半年多后,何斌把我领到他的家,一套160平的大房子。他跟我一样喜欢养花弄草,养猫遛狗。在见过他的儿女时,两个孩子爱搭不理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

“别介意,两个孩子跟她母亲感情深,給孩子一个适应的过程吧!我做做工作,慢慢都会好起来的”,何斌温和地安慰我,提茶倒水很热情,我心里的愁云慢慢也消散了。

领证时,我48岁,他51岁,我们还都没有退休。各自的儿女还都没有结婚成家,我们俩商量,以后两个家庭的日子合并成一个家庭 。因为我俩都是丧偶的,相处起来比较简单、轻松。

我儿子找到了女朋友,要在苏州买房安家,让我帮助他。何斌说:“你把住的房子卖了,钱全部给儿子。苏州房子价高,不够的话我给你凑十万”,我心里热乎乎的刚要接卡,她女儿突然蹦出来抢走了卡。

“爸爸,这是我妈给我和哥哥留下的钱,你怎么能随便送给别人?”何斌有点尴尬、一时为难的说不上话。我也不是个贪婪的女人,他能让我搬过来住,每个月给补贴3000元买菜钱,我的房子和工资都原封不动,我心里很知足了。

很快我把卖房的钱打给儿子,搬过来和何斌生活在一起了。那时候我也退休了,每天给他备好可口的饭菜,周末他开车带我到附近的景区游玩,日子过得很惬意也很快。

两年多后,何斌的儿媳妇生了个大胖小子。他非常开心,想让我帮忙带又不好意思开口。我看出了他的心思,为了加深巩固我俩的感情,我揽下了带孙子的苦差事。

带孙子很辛苦,每天起早贪黑、忙前忙后,一会要给孙子做辅食,一会要洗婴儿衣服,一会还得抱着逗乐。每天鱼肚白亮我就麻利点起床,跑前跑后到晚上十点多,我脚都不粘地、累得腰都直不起来。

何斌很心疼我,只要不上班在家他都会帮我。何斌的儿子对我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看到我就笑得眼眯成缝。儿媳妇不太吭声,有时候饭不合口味就给我吊脸。只要何斌父子对我感激、念我好我就知足了,儿媳妇那我不去计较。

好不容易熬过了三年,孙子上幼儿园了,这一家子终于搬走了。我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刚高兴没几天,何斌女儿又要生孩子了。女儿任性跋扈,跟婆婆处不来,她带着刚满月的女儿,住到娘家。

何斌推搡着女儿向我求助,这姑娘突然变得嘴像抹了蜜,又说好听话又搂着我肩膀撒娇。我心软了又揽下照顾外孙女的事,何斌对我感激涕零,并夸下海口,将来让孩子们一定要給我养老。

忙忙碌碌过了七年多,我想着何斌再有两年就退休了,我们就可以开着车去全国各地,游览名胜古迹,好好享受生活。万万没有想到厄运从天而降,何斌在工作中和科室一个年轻人发生冲撞,引发脑溢血,被送往医院抢救。

58岁的何斌,进行了开颅手术,抽出90毫升的血。术后进行的康复治疗中,我和护工24小时轮流护理。一对儿女刚开始还常到医院来看望,后来何斌一直是神志不清、歪牙咧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大小便都无法自理。

久病床前无孝子,孩子们后来基本不来了。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漫长岁月的恢复和不断治疗就落在我肩膀上了。就在这时候,我的儿子和儿媳抱着孙子找上门。

“妈,你这是给人当老妈子吗?我们上班工作忙,孩子顾不过来管,你给我们帮忙带孩子吧!这可是你日日夜夜都盼望的亲孙子啊!”儿子、儿媳一脸的期待,孙子那红扑扑的小脸也着实让我心疼。有一瞬间我真的心动了,想要投奔我的儿子。

这时早已脑子糊涂,说话语无伦次的何斌似乎明白了眼前的一切,他摇动着轮椅到我跟前死死拽着我不松手,眼泪哗哗伴随着嘴角的口水不停的流,一个孱弱的老伴在苦苦哀求我。我心软了,狠心地回绝了儿子儿媳的请求。

从此,无论寒暑昼夜,我独自一个人照顾脑瘫的老伴。在我的细心护理下,何斌虽长年卧病榻也没有生痔疮。日子虽然艰难,但每天睁开眼有个人陪你吃饭、听你说话,我虽苦也乐。在这期间,我推着郝斌不断地走大街穿小巷寻找中医偏方。但都是钱花了,没有啥效果。

不知不觉熬过了13年,我以为日子就这样苦中作乐的继续下去,万万没想到郝斌二次脑出血,这次老天爷残忍的带走了他的生命。我扑在他身上哭的肝肠寸断,二十年相依相伴的老伴,我是多么不舍啊!

料理完郝斌的丧事,郝斌的一双儿女冷漠地说道:“阿姨,这些年你照顾我爸,我们很感激,我爸的工资一直也都是你管着,我们也不问了,你收拾一下东西搬走吧!”

我一下子懵了,郝斌的工资在这十多年做各种康复治疗都花了。这两个孩子,我好赖也给他们带过几年孩子啊!郝斌刚走,尸骨未寒,我就被他们扫地出门。

我就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从头凉到脚。郝斌是在突然情况下患病,没有立过遗嘱,这房子是他婚前财产,我没有理由赖在这不走啊!我只是心寒心凉透了,如果我早些年跟随我儿子、儿媳生活,不活落下这般凄惨的命吧!

结束语:陈阿姨后来去了一家养老院,状态还不错。做人心存善念,乐于奉献是一种值得弘扬传承的正能量,陈阿姨在老伴患病后不离不弃,做为继子女是应感恩孝敬的。但是,居然丧失做人最起码的良知,将老人驱赶走,这种行为是会受到道义的谴责、舆论的嘲讽。乃至将来在单位工作中,都会背负一个“白眼狼”的骂名。

赞(0) 福利
内容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找资源联系:cici10619 (复制)婚姻学堂 » 老人再婚脑瘫老伴不愿照料被诉离婚

评论 抢沙发

  1. #0

    [db:评论内容]

    [db:评论作者]2个月前 (12-03)回复

福利,资源,微信号: Cici10619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