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爱分享
用心经验

什么是“睡眠中做爱”?

  “睡眠性爱症”的患者会睁着眼睛做爱,但其实就像在梦游,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过,有时睡着后也会疯狂自慰,但醒来后也是一无所知。英国约有4%的人有这种毛病。其诱因包括先前的睡眠剥夺、酗酒和过度用药。再加上“紧张”这样明确的梦游症的诱因。然而,梦游症多见于儿童(据说达15%),到了成年后则减少(只有6%)。也可能是梦游症到了成年后变异为一种与性相关的表现形式,只不过大多数没有报告而已。

两性

请点击查看[全套图]

  就我国已有的、或许也是大多数人对“成瘾”所容易联想到的是指毒瘾、烟瘾、酒瘾等等,术语为“物质依赖”(这也不难理解)。在上述例子里,最显而易见的特征是:这些物质会对人造成明确生理解剖意义的损伤。如果把性行为放进来比较,得先衡量:通常情况下,性行为对身体健康有损害吗?!就我有限的医学知识,只知道在患有某些比较严重生理疾病情况下,性行为才对人身体健康不利(例如严重心脏病、产后阴道侧切的恢复期)。如果性行为对人的健康有害,恐怕人类早就不存在于世了。

  如果仅以性行为频繁来衡量。就我所了解的那些自称频繁自慰、有强迫症状的男性,实际自慰频率并不高,有些最多一周2次或少于。显然,引起强迫思虑已经不是自慰行为本身了。

  我前一阵就遇到一个病态地纠结于这个问题的妈妈:因为咨询了儿子所在学校的老师说“适当,不要过度”,就反复追问我“什么是最正确的适当自慰?”但问及她这个问题对她的意义时,她才告诉我,她年轻时曾经有一次自慰,从此以后就觉得自己的眼神都变得淫荡了;询问她和儿子关系时,她说和儿子的关系其实已经很糟糕了。

这位妈妈症状形成有其具体的心理学、精神病学的原因,固然需要专业深入的帮助,但她所强迫性反复思虑的问题,还是有其社会环境的影响。再者,有临床意义的“成瘾”的第二个特征是:当事人不接受自己的成瘾行为又难以自控,即有反强迫表现。正如彭教授博客所提到的:著名德国性学家欧文·黑伯乐在他的“性学中使用不当的专业术语”的引文:“它阻碍人们洞悉各种性行为的原因和动机”。例如,我以前曾写过的《相对的性欲低下》,当事人的性生理反应、夫妻性生活频率已经处于一般人的中上水平,但她主要出于夫妻关系的原因,愿意求助性治疗、迁就“性欲亢进”的丈夫。反之,一个把出轨伴侣说成“性成瘾”的人,说不定自己的性欲就低下。那些给自己或别人贴上“性成瘾”标签的人,不妨停下来想想:

  是不能接受“别人说的它可能带来的生理病痛或健康威胁”?

  还是不能接受自己的性冲动?

  不接受自己享受到性满足后的快乐?

  不接受“与自己有重要关系的人不接受”?

  不接受“自己的性行为不被某些反性的社会群体接受”?

  还是从来没仔细想过自己为什么不接受,只是不接受自己为此的内心冲突的焦虑?以至于泛化到因焦虑而焦虑,却早已忘却最初为何而焦虑!

  正如尊师马晓年所言:“关键在于个人的态度而非妻子或什么人的态度。如果个人为此感到极大痛苦而求助,就要帮助,如同自我适应不良同性恋一样,虽然我们已经不认为同性恋是性心理障碍,当然我们“帮助”也并非要纠正同性恋。所以,在横向倡导人性、尊重自由选择的多元社会同时,性治疗机构也纵向、深入地、更针对性地帮助因性困扰而求助的人们。

  性行为或性欲旺盛本身不是问题,但由于各种原因对自身的性行为的认知、情绪、意志力的难以达到协调整合才是问题;我所理解的性治疗,首先关注一个完整的人而非症状,从纵向个人成长和横向社会环境中去完整地理解他们,从而体察他们的性困扰,包括理解他们为什么选择性地关注“性成瘾”、“手淫有害”,以帮助他们获得生理上、与他人关系上、与自己内心的统合平衡,实现个人独特的存在。

赞(0) 福利
内容来源网络侵权联系删除:找资源联系:cici10619 (复制)婚姻学堂 » 什么是“睡眠中做爱”?

评论 抢沙发

福利,资源,微信号: Cici10619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