嘴唇薄的男生,不适合接吻这个动作....

朱身勇

嘴唇薄的男生,不适合接吻这个动作....

“哗”的一声,杜漫宁从水中钻了出来,一边拿着浴巾裹住自已,一边擦拭着自已齐腰的长发!五星酒店最好的房间果然不一般,比起家里的浴室都还大了整整一圈,只是可惜自已准备了这么久,一通电话便被爽约了。

杜漫宁站在镜子面前凝望着自已,二十一岁的她走到哪儿都是一幅靓丽的风景,一头乌黑齐腰的秀发如丝般的散在肩头,小巧的瓜子脸,晶莹白玉般的肌肤,柳叶弯眉配上一双如秋水般的眼眸,发丝上的水珠沿着光洁的额头到性感的小嘴,最后滑落隐没在她丰满的身前。

她索性一把扯开了浴巾,望着自已柔滑细嫩,成熟苗条的身体,她的双眼中更是透着无尽的幽怨。

三年了,他终于学成归来,他们终于要见面了,在这个爱情速食的现代化城市,可能没有人会相信她恋爱五年竟然还是完璧之身,他疼她宠她尊重她,青梅竹马的他们有着别人少有的包容。

他也曾对她有过要求,总之男人都是容易冲动的,但是女人又都是天生害羞的,她们只敢牵牵小手,懵懂的摸摸一些身体边边角角的解解谗。就这样如朋友般的恋爱着,今天是他的生日,她鼓足了勇气开了最好的房间,备了烛光晚餐,准备将自已作为礼物送给他,可是他却……误机了。

这份惊喜他不知道,但是她却知道,在太阳再一次升起的时候,自已就再也没有勇气准备这样的惊喜给他了,天知道,这是她抛却了矜持,一生中做的最大胆的事情了。

“唉!”杜漫宁叹了口气,拿过床边的睡衣胡乱的套在身上,可能没有哪个女人像她这样,一辈子头一次穿这种性感的睡衣,却连看也不想在看一眼,走至柜子处,她伸手拿过一瓶加烈的红洒,当初她选这酒是为了怡情,现在她喝这酒竟是为了解愁。

“咦?”酒入喉之后杜漫宁好奇的舔了舔嘴唇,不是说加烈浓度的酒吗?怎么还是这种香甜的味道?恍然间她又想明白了,这肯定是酒店服务生以次充好了。

权当饮料吧!杜漫宁嘟囔了一句,然后仰起脖子一灌就是半瓶,醉了才能消愁,禀着这一理念,转眼间她买的两瓶红酒已经见了底,甩掉了脚上的凉拖,仰面就倒在了酒店那张超大型的双人床上。

“好软呵……”满足的蹭了蹭柔软的被子,长长的呼了一口气,醉意袭来,杜漫宁闭上了眼睛沉沉的入了梦乡……

高档度假村五星级英皇酒店!

随着自动大门缓缓的往两边开启,一个挺拔帅气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个同样英俊的男子,为首的那个男人一身剪裁合身的黑色西装,墨镜盖住了他大半张脸,但是仍然可以看出他的轮廓冷俊。

“8018号房间,谢谢!”男子低沉磁性的声音瞬间让总台小姐石化了,怔怔的盯着他看,脸上呈花痴状,男子不悦的皱了皱眉头,耐着性子又说了句:“小姐,8018号房间。”

“呃,呃呃好!8018号房……先生给您的房间钥匙。”总台小姐终于是回过了神来,忙将钥匙双手递给了他,男子看也没有看她一眼,拿着钥匙径直往电梯口走了过去。

在他身后的两个同样英俊的男子,其中一个男子坏坏的笑道:“老二,看来头儿的魅力更胜从前啊。”

另一个凉凉的白了他一眼,轻声低语了句:“老三,两个月前,有个家伙说了同样的一句话,好像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公司来回跑了一个半月,听说是飞了半个澳州,不知道那个人长了点记性没有?”

“切!没点八卦细胞家伙!”老三摸了摸鼻子,无趣的转头又一脸痞子样的冲着总台小姐吹了个口哨:“嗨小姐,你的头发真漂亮……”

老二立刻抄起了总台小姐给他们开好的房间,一手扯过了老三,飞快的追上了为首的那个男人,此时老三还不忘挥手和总台小姐告别,惹的一众女子抿嘴偷笑,为首的那男人回过头来望了老三一眼,他立刻安静了,电梯缓缓升起,三人一直无话,直到8018号房间门口,这两个男子看到头儿开门走进了房间,才各自的转身往不远处客房走去。

南宫寒进了房中,反手关门开灯,一把扯开了自已的领带,将外套脱下来扔到了一边,推开了浴室的房门走了进去。只是触目所及之处看到的一切让他忍不住皱紧了眉头,他还以为眼花了,将墨镜摘了下来一看,一个裤子就在自已面前的地上,在往前望去,那超大浴池的边上,还有女人的贴身衣物……

南宫寒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他退了出来,转身走进了卧房打开灯,果不其然,套房的双人大床上,一个女子正蜷缩着,看样子睡的正香。

她小小的身子陷在超大的床上,柔软的被子将她的身子遮了个近半,看不清楚她的样子,南宫寒也没有想上前去看,回头重新去了浴室洗澡,这样的情景他倒不是很奇怪,对于他来说,每到一个地方,手下的分公司为了讨好他,经常也会给他把美女送过来。

只是这个女人给他的第一个印像就不好,就算没有妖娆妩媚穿着性感的睡衣等着他,也不至于寻个生活习惯如此差,随手把贴身衣物都乱丢的女人吧?最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竟然还睡着了……

快速的洗了个澡,南宫寒擦干了头发走进了卧室,随手关了厅灯打开了床头灯,昏黄的光晕洒在了整个房间,南宫寒在另一边躺了下来,从美国一路飞过来十几个小时,他也有些累了。

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才刚刚躺下来,美人儿就急不可耐的贴了过来,口中不知道低喃了一句什么,伸手揽着他的腰自动依在了他的手臂,又睡了过去。

南宫寒别过了脸,这才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美人儿,只是一眼他便有些怔住了神,一头乌黑的秀发蓬松的散在床上,绯红的小脸在灯下泛着诱人的光泽,微启的小嘴晶润粉红,呼吸有些粗重,呼出的香气中带着甜香的酒味。

她穿着半透的睡衣,衣下未着寸缕,随着她的呼吸微微的颤着,透着致命的吸引力,南宫寒只觉的一股感觉窜起,他没有半点犹豫的翻身,听着她那因承了他的重量而传来不适的声音,娇软而媚惑。

“小妖精,原来是以这样的方式来欢迎我的!”

南宫寒低哑着声音,俯首吻上了她的唇,柔软香甜,让他的心中一悸,大手一勾,当相触的一瞬,两人不由的都是一怔,那种犹如触电的感觉顿时传遍了四肢。

“唔……”杜漫宁舒服的叹了一声,整个人犹如在海上漂浮的那般,头也晕呼呼的。

南宫寒被这声音剌激到了,她这种真实而不作做的反应也激发了他。

“不……”杜漫宁尖叫一声,双手抵在他身前死命的推拒着她,剧痛使她醉酒的脑子有一丝丝清醒,面前模糊的男性面孔还有那强烈的火热气息,终于让她记得了之自己预备的计划,但是真的好痛!

南宫寒也猛的一顿,他清楚的感受到了,那一层阻碍,他的女人很多,但是他从来不碰稚嫩,他讨厌那种纠缠不休的女人,向来他都是钱货两清,各取所需。

“安……安哥哥……”杜漫宁的声音哑然带着哭腔,他那毫无温柔可言的掠夺让她痛苦中又带着点麻。

她闭上眼睛急促的呼吸着,整个身子仍然显得不安的颤抖,麻个不停,脑海中有着短暂的空白,她才呢喃着唤了句:“安哥哥……”

“啪……”的一声响,一阵火热的痛感传来,他……竟然打她?

虽然下手不轻不重更似是讨好,但是这也引爆了她等他一夜的委屈,更何况他还骗自已说误机了,没有睁开眼睛,杜漫宁似个猫儿一般的呜咽了一声,移着酸麻的身子缩到了他的怀中,也不知道寻了个什么位置,狠狠的咬了下去。

“呃!”南宫寒吃痛的闷哼一声,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怀中的女人闭着眼狠咬他的神情,这一口半点不留情面,当她松开的时候,腋下已经是一个渗了血的唇印。

“晚了,小野猫。”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堵住了她的惊呼……

次日,杜漫宁是在一阵如催命符的电话铃中醒来的,当她睁开眼睛,眼前陌生的环境让她好一会儿回不了神,过了许久她才想起这是她在酒店开的房间,伸手拿过了床头的电话:“喂……”

声音娇软无力,电话那头的人一顿,紧接着便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礼貌的道:“呃小姐您好,我是英皇酒店的值班经理,请问您……是住在8018号房间的杜小姐吗?”

“是啊?怎么了?”脑袋还有些迷糊的杜漫宁一时间还不能分辨对方的话中的意思,那人在电话里干笑了两声:“没,没什么!杜小姐您……昨天夜里还好吗?”

“很好啊……”揉着脑袋,好像自已是有些喝多了,但是这没有必要和酒店的经理说吧。

“真的?您没出什么事吧?”酒店经理不放心的又追问了一句,杜漫宁轻应了一声道:“没事。”

“好,那就好,那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杜小姐再见。”

“再见!”杜漫宁的话刚说话,电话里便传来嘟嘟的声音,那挂电话如此快的速度让杜漫宁不由紧皱了一下眉头,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然后才将电话又放回去。

只是当她看到床头的那一大摞钞票的时候,她的神色一怔,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闪过,她立刻拥被坐起了身子,身体的酸痛就似突然间也被她惊醒了那般,差一点让她又跌回到了床上,昨天夜里的情景如潮水般向她涌来,模糊而且遥远……

但是当她颤抖着手掀开了被子,脸色刷的一下子变的惨白惨白的。这一看不要紧,三魂六魄都差一点给吓飞了,那已然变成了褐色的斑斑痕迹,昭然了昨天夜里所发生的一切。

那不是梦,那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她……杜漫宁!竟然在醉酒之后被人那啥了,令人悲愤的还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梦中……似乎真的是孙诺安回来了?可是杜漫宁知道这一切都只是幻想,她开这个房间孙诺安根本就不知道。

这是她给他的惊喜啊,一份还来不及送出去的惊喜!虽然心里头觉的不太可能,但是杜漫宁依然寻到了自已的包包,颤着手翻出了手机,手机上面显示着有一封未读的短信,杜漫宁打开后就看到:“漫漫,夜深了就不打电话吵你了,我现在正在安检,马上就登机了,明天见,想你的安!”

短信显示的是夜里十一点四十分,那么按时间来算他也要到今天中午前才能到,按键回拨了过去,只听手机里传来人工客服的声音:“您好,您拨的电话已关机!”

“天……我的天哪!”杜漫宁鸵鸟般的倒在了床上,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一切,只不过被子里的余味时刻提醒着她,她只得翻身而起,粗略的梳洗了一下自已,然后进了值班经理室。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不知道?”从值班经理室中传出一声女子的咆哮,什么优雅,什么形象,此刻在杜漫宁的眼中全都是空气,相信这种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不会如此的冷静吧?

“杜小姐!昨天入住在8018号房间的只有您一位客人,如果昨天晚上真的像杜小姐您形容的那样,有可能是杜小姐您自已叫了特别的服务!”

值班经理很年轻,看样子只有二十多岁,帅气迷人的脸上表情很是平静,望着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一脸绯红的杜漫宁,好像是早有心理准备了那般,杜漫宁咬牙道:“什么叫自已叫了特别的服务?”

值班经理淡淡一笑,一副了然的语气道:“就是类似于按摩服务之类的,要是从本酒店叫的,一般都是有登记的,但要是自已私下有相好的,可以不通过本酒店来叫,相信杜小姐也知道,通过本酒店的话,也是要抽取一部份佣金的,我们很多老顾客都是这样的,杜小姐您昨天喝醉了,是不是自已叫的而忘记了。”

“你妹的……”杜漫宁心知酒店存心推却责任,不由气的抓过办公桌上的一摞文件砸向了值班经理,再说下去也是枉然!

看着杜漫宁甩门而出,边上的秘书小姐担心的道:“经理,您说杜小姐会不会起诉我们酒店?毕竟我们信用一直列全国之首,为了这事却……”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难不成去得罪南宫集团的总裁不成?这件事情是我们出了差错,总台竟然将备给南宫集团首席的专用房给开了出去,而南宫先生吃了她,肯定以为是我们给他准备的女人,这件事情总要想办法压下去,要是让南宫先生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怒之下解除与酒店的合约,撤回资金的话,我们就惨了。”

“是!经理那我去把昨天前台的几名服务生都辞了吧。”

“恩,去吧!”值班经理点了点头,不由长叹了一声揉起了脑袋,真是头痛,自已刚夸下海口从基层做起,就碰到了这么一个乌龙,要是被老爷子知道,少不了又是一顿吼!

今儿天不错,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杜漫宁将车子开出酒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心里纷乱不已,在一处广场的路边停车点暂停了下来,俯在方向盘上想理理情绪。

这时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杜漫宁一把抓了过来,当看到上面显示着“孙诺安”的名字时,她的心口一窒,犹豫了一下才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漫漫,是我!”电话里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杜漫宁的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诺诺的唤了一句:“安哥哥……”

“你在哪儿呢?我下机了,司机正开车载着我往回走呢。”

“呃,我……我在外面,昨天晚上睡着了,刚刚打你的手机关机了,我现在去接你。”

“不用了,快中午了路上人多,你在哪儿?乖乖的等着我,我让司机去接你。”孙诺安压抑不住要见到她的兴奋,整个人都激动的笑弯了眼。

一听说他要来接自已,杜漫宁下意识的就想要逃离英皇大酒店,忙接了句:“这儿不能停车,还是我去找你吧,这样……我们在往你家转弯的第三个路口见,你还记得吧?那儿一片湖……”

“记得,凤凰湖嘛,我们以前最爱去的地方了,我怎么会忘,那我们就在那儿碰头,想你!”

“我……我也想你……”杜漫宁的声音有些哽咽,听的孙诺安一阵心疼,声音不由放柔了道:“傻丫头,还和以前一样傻,我们这不就要见了吗?”

“嗯,知道了,先挂了,一会见。”杜漫宁飞快的挂了电话,将额头抵在方向盘上,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发动车子倒车转弯,然后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杜小姐!昨天入住在8018号房间的只有您一位客人,如果昨天晚上真的像杜小姐您形容的那样,有可能是杜小姐您自已叫了特别的服务!”

值班经理很年轻,看样子只有二十多岁,帅气迷人的脸上表情很是平静,望着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一脸绯红的杜漫宁,好像是早有心理准备了那般,杜漫宁咬牙道:“什么叫自已叫了特别的服务?”

值班经理淡淡一笑,一副了然的语气道:“就是类似于按摩服务之类的,要是从本酒店叫的,一般都是有登记的,但要是自已私下有相好的,可以不通过本酒店来叫,相信杜小姐也知道,通过本酒店的话,也是要抽取一部份佣金的,我们很多老顾客都是这样的,杜小姐您昨天喝醉了,是不是自已叫的而忘记了。”

“你妹的……”杜漫宁心知酒店存心推却责任,不由气的抓过办公桌上的一摞文件砸向了值班经理,再说下去也是枉然!

看着杜漫宁甩门而出,边上的秘书小姐担心的道:“经理,您说杜小姐会不会起诉我们酒店?毕竟我们信用一直列全国之首,为了这事却……”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难不成去得罪南宫集团的总裁不成?这件事情是我们出了差错,总台竟然将备给南宫集团首席的专用房给开了出去,而南宫先生吃了她,肯定以为是我们给他准备的女人,这件事情总要想办法压下去,要是让南宫先生知道了这件事情,一怒之下解除与酒店的合约,撤回资金的话,我们就惨了。”

“是!经理那我去把昨天前台的几名服务生都辞了吧。”

“恩,去吧!”值班经理点了点头,不由长叹了一声揉起了脑袋,真是头痛,自已刚夸下海口从基层做起,就碰到了这么一个乌龙,要是被老爷子知道,少不了又是一顿吼!

今儿天不错,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杜漫宁将车子开出酒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心里纷乱不已,在一处广场的路边停车点暂停了下来,俯在方向盘上想理理情绪。

这时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杜漫宁一把抓了过来,当看到上面显示着“孙诺安”的名字时,她的心口一窒,犹豫了一下才接起电话喂了一声。

“漫漫,是我!”电话里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杜漫宁的眼泪差一点就掉了下来,诺诺的唤了一句:“安哥哥……”

由于篇幅限制,接下来的故事放在了别处~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txl666(长按后复制)

回复 “77” 即可阅读全文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婚姻学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