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离开男友与认识四天的情人同居,等待我的却是惨烈

朱身勇

有了美丽做资本 林小雅如同钻石一般光芒四射 她不光是拥有艳丽而灿烂的钻石外表 更难得的是 她还有一颗如钻石般冷漠而坚硬的心 这两样法宝 使她的爱情之路边的异峰突起 精彩非常

刚刚毕业的林小雅 顶多就算是颗锆石罢了 虽然有着与钻石同样的外表 却还是缺乏钻石的坚硬 所以 在 遇到唐波的时候 林小雅心甘情愿的变成了唐波领带上的别针

别针当然不同于戒指 戒指是时时刻刻都须带在手上的 就算是偶然被取下 指上的痕迹也会证明它的存在 和不容侵犯 而 别针 只是一种装饰 它得看场合和主人的喜好 不是想什么时候出场亮相就可以什么时候出场亮相 想什么时候撒娇 就什么时候撒娇的

唐波一年365天 只有65天在这座城市 而其他的时候 唐波只是带着他的戒指 在千里之外的地方 有另外的生活 林小雅只是唐波在这里的65天里的锆石别针 这 并不是什么很稀罕的事情 也谈不上什么自尊和人权 唐波有很多的别针和其他的饰物可以选择 林小雅不是唯一的 况且 唐波有唐波的手段 眼见林小雅在唐波的手里 愈发璀璨愈发夺目

才不过半年 更正确的说法是不过四个月 唐波让林小雅具有了钻石的内在 她真正的变成了一颗不折不扣的钻石 她已经学会了在各种场合都让人把眼光聚集在自己身上 她是依赖这种眼神生存的异形

然则 钻石美则美矣 但依旧会寂寞

于是 有了林阳的出场 故事里面出现了于是 那离悲剧就不会太远

林阳是林小雅命中注定的劫数 是轮回里该因的魔厣 他们的相遇 是天雷动地火的不可收拾

林阳有纤细苍白而修长的手指 漆黑如也的眼瞳 微微发卷 贴着头皮不到一公分的短发 还有林阳抽烟的样子 轻轻的吸上一口 慢慢的极疲倦而颓废的吐出烟雾 大拇指用力的捺在脑门上 眼睛半开半闭 嘴角不经心的上扬 弯成一种极俏皮的弧度 还有 还有 总之 林阳的一切 都让小雅一见倾心

一见就已经倾心 再见还能倾什么 不言而喻 小雅连心都已经倾过去了 还有什么保留的呢 林小雅和林阳在认识的第四天同居

唐波一手锻造了小雅 虽然已经分手 再见面亦是朋友 小雅和唐波各取所需又各有所得 已有过的已经算是惊喜 能把两人的关系顺利的转变为安全的距离和交往更是意外又意外的特别收获

虽然唐波现在已经有了新款的别针和新款的领带 但 对小雅 依旧算的上是关照有加 可 小雅 那么快的一头掉进林阳的泥沼 快的连唐波大拉她的手还没有伸出 她已经头破血流了 唐波虽能锻造她的心 但还未能给她钻石的眼睛

林阳的外表斯文柔弱而低调 但有暗潮在汹涌 小雅和林阳在一起的时候 就长久的历练从零到沸的冰火重天 小雅瓷娃娃般的脸上有青一块红一块的伤痕 林阳能够亲手制造它们 也能更加百倍温存的用冰来为小雅消弭它们 相爱而能够不吵架的时候 林阳的手指划过小雅丝缎般的头发 用如水般温柔的语调 编织一个又一个的美丽的梦 而小雅 就千真万确 义无返顾的去相信这些梦

但 总是又吵 因为生活不是玫瑰加甜言蜜语就可以应付 生活需要柴米油盐 任凭你多高贵多浪漫 依旧肚子会饿 而这些 需要钱

开始是小雅的积蓄 慢慢的 小雅的首饰和家底 然后 是朋友 等到小雅从唐波手中拿钱的时候 小雅除了林阳并不多并不算好的爱情之外 一无所有

林阳不止是只有小雅

而 小雅 只有林阳

唐波透过烟雾 看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孩 她曾经有多么光滑细嫩的手指和脸颊 还有他的骄傲 才多久没见 林阳把小雅的光彩消弭的干净彻底 一丝不留 唐波心里暗暗惋惜 盲目的激情会将一个人毁灭的如此彻底

小雅这个时候 看起来就是颗玻璃 没有光芒没有硬度 在唐波手里接过钱的时候 她把最后的自尊践踏在脚下

而 这一切 林阳根本就是习惯性的在享受

林阳只知道在星光下 定须红酒 在天气好的时候 定要去看太阳 他只知道烤到七分的牛排可口 而这一切 他从不问也没想过要问从何而来

小雅如玉的脸庞渐渐消瘦 她的眼睛奇怪的愈发明亮和清泽 如九月暴雨后的晴空 非常的明朗 和 空洞

唐波的爱心和施舍都是有限度的 而没有金钱的维持 小雅和林阳的爱情也岌岌可危

林阳一直都有别的约会 这个 小雅心知肚明 但无法干涉 灵魂如风的林阳 是不会和甘于被束缚的 不只是小雅不能 也许谁都不能够

小雅既然爱上了风 就注定须忍受漂泊的命运 在享受和风一起飞翔的快乐 也要忍受风离去后空荡荡的落寞 这是小雅的选择 她只有承受

林阳在第n次去喝的醉醉的打电话回来说今晚不回来了 话筒里有娇俏的笑闹声 一声声的刺破小雅的心 小雅什么也说不出还能说什么呢

一定要搞到自己完全的颓废完全的伤透才甘心吗 小雅缓缓的挂上电话

夜色沁凉如水 如冰水 小雅坐在阳台上 冷冷的风如同千万根小针的针尖 密密麻麻的顶在皮肤上 而头皮却想小时候顽皮时拿来放在火上烤的炸想的蚕子 那是一种残忍的游戏

凌晨五点三十七分 东方有红日在喷薄而出 林小雅拿着她的随身小包 锁上了房间

她最后转身望了望这个房间 是的 她已经一无所有 除了离开

房间门关在她身后 但愿是个结束

可 生活并不是一厢情愿的 小雅离开林阳的决定只是她的决定 林阳并不等同于这样的决定 正当小雅准备忘掉的时候 林阳却找到了小雅

小雅一见到林阳 所有的抵抗和委屈一下子灰飞湮灭 明知林阳是她好不容易离开的深渊 她还是一头重新扎进

所有的碳 都有变成钻石的机会

只是 有的会在烈焰中湮灭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婚姻学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