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失踪后,留言说我早在17年前已经死了,让我去找人救命9

朱身勇

我和我大爷继续前进,越往前,里边的紫气越浓厚。我看着怎么这么慎人呢。

“大爷,大爷,你说这里的紫气这么多,咱们会不会窒息啊。”

“应该不会吧。”什么叫应该不会吧,合着你自己也不知道啊。

“大爷,这里的紫气好奇怪啊,我怎么感觉它们就像是活的一样的,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呵呵,看来你还有你爹一些遗传基因啊,你现在按我说的,深吸一口气,不要呼吸,看看能听见什么,看见什么。”憋一口气就行吗。我将信将疑的试了试。

我狠吸一口气。突然倒是有了眩晕的感觉。不等我晕倒,我突然看见眼前出现了一个个紫色的影子,这些是什么东西啊,看起来就像一个个人在我身边走来走去,这是什么东西,是鬼吗。我实在害怕,一口气没有憋住,又喘了起来。

“大爷,我都快憋死了,刚才我看见一个个紫色的影子,那些都是什么啊。”

“让你憋住了你不憋住,要不然你刚才还能听见声音,快点,再憋一次气。”我没有办法,只好照办了。

这次我已经有所准备,狠狠的吸了一大口气,这次我看的更清晰了,我旁边的人其实不是在走来走去,他们好像在争吵着什么,我仔细用耳朵去听,终于听见他们说的是什么了。

姓王的,这些宝贝都是我的,谁也拿不走。对面也不让步,你个王八蛋,老子今天打死你。转眼间眼前的一个个人影已经打的人仰马翻了,哎,看来这些都是之前因为财宝死在这里的人吧。

“大爷,这些都是死在这里的人吧。”

“呵呵,你总算是聪明一点了。你现在看见的都是这几天的死鬼,再往前,就能看见以前死去的人了。不过说来,这罗生鬼也真是可怕,自己因为怨气形成,成型以后又再次把怨气引向人间,当初建造这个洞穴和大门,想困住这个罗生鬼的人应该也没有想到,这个罗生鬼竟然能成这么大气候吧。”

“大爷,那这个罗生鬼为什么不出去啊。”

“这个,我看应该是他的能力还不够吧,我看这里的墙壁上刻有许多的篆字,看样子这里可能是秦汉以前建造的,当时的那些方士可都是一帮非凡的人物呢,咱们往前走,舍不得能找到一些方士留下的宝贝呢。只是我看这个罗生鬼加上这几天害死的这些冤魂,恐怕快要突破封印了吧。哎。”

我大爷虽然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为难的样子,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现在是真的没有什么把握。

我们两个继续往前走,前边的紫气越来越浓重,已经可以明显看见一个个的人影,听见打架的声音。

“大爷,你说之前村民进来看不见这些东西吗,他们就不害怕吗。”

“哈哈,问的好。这些死气是这几天死的村民形成的,而之前他们拿的鬼玉都是由鬼血形成的,这死气也依附到那鬼玉里边。那些村民自然看不见,而且只要有钱拿,谁会在乎有没有鬼呢。其实那些之前的鬼就是在找替死鬼,只要谁拿了玉,就会把自己替换出去,拿了玉的人死了以后就要到这里替他们遭罪。最后就会一直循环下去,没有尽头的。”

我听我大爷这么一说,还真是吓人的很啊哈,我可不想变成这循环的一部分,还是快点走吧。

我们俩又走了一会,发现已经无路可走了,哎,不能啊,这就到头了吗。我大爷这时候也过去查看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看看我大爷挠挠头,看来他也不是很明白啊。

“大爷,咱们俩怎么办啊,要不回去吧。”

“等一会,我看看哈。”我大爷含了一口水,喷在墙壁上,随着墙壁上的尘土滑落,又一副壁画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画面上是一帮身穿古代服饰的方士在围攻一个面目狰狞的巨大鬼怪,方士们把鬼怪赶入了山洞里,和鬼怪大战一场,方士死伤无数,可是鬼怪也应该深受重伤了。可是最后一副画却是鬼怪已经逃出了山洞,还把山洞的大门关上了,方士们死命的想推开,可是有鬼怪在外边挡着,他们推不开,最后一个个都倒地而亡了。

不是吧,其实鬼怪早在几千年前就跑出去了啊,那我们进来干什么,不是送死吗。我叫了一声我大爷,可是他没有理我,他好像又发现了什么,这次我也看见了,是几个小子,应该是人用刀划出来的,只是这自我认不全。

“大爷,这上边写的什么啊。”

“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可不要害怕啊。”

“快点告诉我吧。”

“好吧,上边写的入此门者,非死不可还。”

我现在就是古文再不好,也听明白了,就是说进来就出不去的意思。现在马上出去才是正事啊,要不然一会真出不去了。

“大爷,咱们俩赶紧跑吧,你看,咱们俩也进来了,也走到头了,什么也没有发现,赶紧回去是正事啊。”我大爷看看我,微微点了点头,又突然停住了,在那里自言自语起来。

“真的到头了吗。”说着就拿出背后的大铁棒子狠狠地砸了一下石壁。这石壁虽然坚固,可是被我大爷这一下砸的火星四溅,还砸掉落几块石头。可是我大爷砸了几下以后也放弃了。

“没有想到真是实心的,我还以为后边有机关呢,看来是没有,走吧,咱们俩快点走,要不然一会可能还会发生什么事情那就真的出不去了。”这就好,赶紧走,能活干嘛留在这里等死啊。我们俩赶紧朝洞口走去。

我们俩快步朝洞口走,可是走了一会还是没有看见洞口的亮光,这是怎么回事啊,按道理我们应该早就已经到外边了,可是怎么感觉一直在这里绕来绕去。好在我们的火把一直没有熄灭,要不然这漆黑麻乌的,多吓人啊。

“大爷,咱们俩是不是走岔路了,怎么还没有出去啊。”这时候我看见我大爷脑袋也冒汗了。

“是啊,这是怎么回事啊,难道是鬼打墙,不能啊,以我的法力就算是鬼怪打墙也不应该发现不了啊,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行了,继续往前走吧。”我们俩又继续往前走,不一会,果然看见大门了,还是那熟悉的绿玉大门,真是感觉好亲切,马上就能出去了。哎,谁这么缺德啊,怎么把门给关上了呢。

“小宇,等一下,不要过去。”我这刚要过去,一把被我大爷抓住了脖领子。

“怎么了,大爷,赶紧出去啊,你呆这里有瘾啊。”

“放屁,你才有瘾呢,你看看那是什么。”说着,我顺着我大爷给我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大门口边上竟然有几具死人的骷髅,而且看起来应该有些年头了。我大爷过去查看,我也跟着过去看看。这些人的衣服基本上已经腐烂的不行了,不过看他们身上的配饰,倒是象秦汉时期的。难道,难道他们就是。

“大爷,他们不会是刚才壁画里的人吧,咱们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又是谁把门给关上了啊。”我大爷看着我苦笑了一下。

“呵呵,咱们俩刚才看壁画的时候都理解错了,这些确实是刚才的方士,只是咱们以为是鬼怪出去把门堵上困死了方士,确实正好相反,是方士堵住了大门,困住了鬼怪。看来咱们俩这次真出不去了。呵呵。”

不是吧,真出不去了。

我看看我大爷坚定的表情,看来应该不是说假话逗我玩,而且现在这个时候开这种玩笑也太过分了。

“我说大爷,咱们真的出不去了吗。”

“哎,应该是不出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咱们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要死了啊。”

“这个,哎。你刚才也看见壁画了,其实咱们没有理解故事是什么意思,如果不去好奇那壁画,或许咱们还可能出去,现在,恐怕。”我看着我大爷那苦瓜似的脸,完了,应该是没有希望了,不行,就是死我也要死个明白啊。

“大爷,你还是给我讲讲怎么回事吧,要不我死不瞑目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如果一会你死不瞑目,大爷拿胶水把你眼睛沾上,保证你下辈子也睁不开。”都这时候了,还这么不正经,我也是醉了。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咱们和那个罗生鬼一样中了人家下的套了。咱们进的洞,看似是一个洞,其实是两个洞。”两个洞,怎么可能,我也没有看见别的洞口啊。

“这样说起来,可能你还不能明白,我给你解释一下。这个洞本来就是这些方士给罗生鬼设计的陷阱。外边的洞是普通的洞门上刻着符文,罗生鬼推不开,只能等外边的人打开。可是紧紧这样就太小看这些方士了。这些方士还设下了罗生鬼肯定逃不掉的陷阱。方士把罗生鬼一直引导入洞的尽头。罗生鬼一看方士走投无路,自然会把方士往死路逼。”

“可是他不知道这其实是方士的陷阱,只要他进入石壁边上,方士下禁制的范围,他就已经进入第二个洞了。这第二个洞是方士们合力制造出的虚无空间,特地用来困住罗生鬼这个虚无空间,只能进,却没有出口。可是这时候罗生鬼也发现不对劲,就拼命的往外跑。可是却没有想到,这就真的中了方士的陷阱了。”

“罗生鬼好不容易跑到们外,以为逃出生天了,赶紧把们关上想困死方士们。可是他发现方士却没有反抗想往外跑。这时候罗生鬼也明白过来,自己是中计了,赶紧就想打开大门,可是方士已经挂上了门栓,在门口死命抵抗。最后,罗生鬼被封印在大门里边,而方士们自己也回不去,也死在了这里。”哇,我听的好神奇啊。

“大爷,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我大爷白了我一眼。

“小宇,你的日盲症是不是又犯了,刚才的壁画你看不见吗,来,我看看,是不是瞎了。”说着,我大爷又朝我过来。我赶紧就跑,现在我都条件反射了。不过现在听我大爷一说,那壁画确实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现在可怎么办啊,这次是真的回不去了吗。

“大爷,咱们现在可怎么办啊,我不想死。”

“废话,我也不想死,不过,咱们俩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说着,我大爷又过去看看尸体,还有大门,看来他也在想办法啊。我大爷在尸体上翻了翻,啪啦一声金属落地声音出现了,一个黑呼呼的东西掉了出来,我说,这个是什么啊。我大爷手快,已经把那个东西拿了起来。

“大爷,什么啊,我看看。”我大爷把那东西递给我。我大爷把那个黑色的东西递给我,呵呵,原理是一把已经生锈的短剑啊,说是短剑,其实比匕首长不了多少。我正在手上把玩着。哎呀,一不小心这短剑把我的手给划破了。这玩意这么多年怎么还这么锋利啊。我的血滴到了短剑上,就在我的血沾到短剑的一刹那,短剑上黑色的东西全脱落了,里边露出了金色的剑身,呵,别说,还挺好看的呢。我大爷这时候过来一把就把短剑抢过去了。

“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真没有想到这里还有这种东西,真是好宝贝。”我大爷正在开心,突然手里的短剑一下脱手而出,一下子朝我飞过来了。大爷,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以为我要完蛋了,可是这短剑没有飞向我的脑袋,而是一下子飞到了我的手心里。呵,有点意思啊,没有想到老子已经连成飞剑了啊。这时候我看见我大爷怒气冲冲的过来了。

“小宇,运气不错吗,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东西,沾到你的血就认你为主人了。小王八蛋,运气不错啊,来,你过来一下,大爷有话和你说。”我一看不好,刚想跑,啪的一下,我大爷的大嘴巴子已经扇到了我的脸上。哎呀妈啊,金星都出来了。这时候,我突然感觉手里的短剑有了动静,呼的一下子就从我手里射了出去,我大爷也是眼疾手快,用大铁棒子把短剑打了下来。我看看我大爷一脸吃惊的样子,我倒是感觉有点想笑呢。

“你个小王八蛋,看来以后想打你可挺费劲啊。”

“大爷,那你以后要是不害怕手疼就接着打呗。”我看我大爷脸上都气绿了。

“小王八蛋,我也不打你,也不骂你,你说你以后要是吃东西,拉肚子,一拉还拉两三个月,你说你还能站着和我说话吗。”哎呀妈呀,这个老王八蛋又威胁我,我可相信他敢这么做啊,这要是真给我下点药,我还真受不了呢,我还是忍了吧。

“大爷,别生气,这不是还能闹着玩呢吗,你等我回去给你按按肩,揉揉背啊。”我硬挤出一张笑脸,看起来是那么奇怪。

“看你这个小王八蛋有点孝心,我就不和你一般见识了。拿起你的短剑,咱们出发。”出发,去哪里啊。

“大爷,你不是说没有路吗,咱们去那里啊。”

“谁说没有路啊,前边不是就有一条吗。”我大爷指了一下关住的大门。他不是想进去吧。“别看了,我就是要进去,咱们俩进去看看吧,反正呆在这里也是等死,不如进去被罗生鬼杀了。说不定以后那些村民还会纪念我们一下。”可是我看这门栓似乎已经绣死了,不容易打开啊。

“小宇,现在正好试一下你的短剑,把门栓砍开。”我听完,拿起短剑,呼的就是一砍。并没有火星飞溅,门栓倒是直接段成了两节。别说,看来应该是个好宝贝,难怪我大爷会那么生气,原理这么厉害啊。我和我大爷一边站了一个,一起用力,打算把大门推开,我好在中午不少吃,要不然还真推不开。大门一开,一股清新的空气涌了过来,哈,我得多来几口,我在里边都快憋死了呢。

我和我大爷走了进去,我们俩都惊呆了呢。里边的情景,竟然和外边一模一样啊,缺少的只是外边等我们的人啊。我们俩四次转了一下,这里大的很,根本看不到尽头,难怪当初罗生鬼会误以为自己出来了,看来这些方士真是废了不少心思啊。

我和我大爷正在四处瞎转悠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这里有别人,不对,难道是罗生鬼。我们俩同时看向那边。远处来了一个身穿汉代服饰的中年男子。看起来白白净净,衣着也很是华丽。不等我们问,那个男子先开口了。

“你们是谁,也是他们关进来的吗,对了,一定是他们怕我寂寞,送你们来陪我的,这里还是第一次有外人来,哦,这样吧,你们就陪我死在这里吧,怎么样。”

看着男子脸上冷冰冰的表情,我看看我大爷,我看他腿怎么有些发抖呢,大爷,这次一定要给力啊,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了。

(喜欢这个故事的朋友,可以加微信:“duwu22”,回复帖子名或关键词,阅读更多后续精彩内容)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婚姻学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