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硫酸眼药水背后隐藏的秘密,让老公毫不犹豫地赶走了小三

朱身勇

我在硫酸眼药水背后隐藏的秘密,让老公毫不犹豫地赶走了小三

【情感实录。口述:七月】

文/童馨儿

2014年的春天,我突然失明了,我向单位请了病假,困守在那个二室一厅——我和朵朵合租的家里。

好在我有男友子安,他常常带我到楼下的小区花园里散步。他不止一次地跟我说,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我。

自从视力下降以后之后,我总喜欢像个怨妇似地,不停地追问子安,他对我的爱。

我的眼睛渐渐地看不清楚他的面孔,不能准确地判断他是喜还是忧。我对这种莫名其妙的疾病产生了深深的恐惧,我不停地哭泣。

子安安慰我,七月别哭,你会好的。我还是哭。我想听的其实并不是这个。于是他接着说,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

这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从15岁认识子安,从那时起,我的眼光就没有再落在其他男子的身上。

朵朵可不这样,她天生丽质,理所当然地蔑视一切异性。我介绍他们认识,她说,咦,也不过是一双眼睛一张嘴。

子安跟她打招呼,她只顾狂嚼口香糖,嘴里含糊不清地轻“哼”一声。

子安偷偷跟我说,七月,你这朋友好没礼貌。

朵朵怎会跟男人讲礼貌呢?她美丽张扬。可我不一样。我也许只在子安一个人的眼里才是美丽的。

当我哭时,朵朵也安慰我,但她是横眉竖目地说:再哭就真的再也好不了,看别的女人不把子安抢去才怪!

我吓一跳,她说得对,我慢慢地就很少哭了。

子安是个老实人。前年春节,我在表姐家再见到他,一见钟情,很快便谈及婚嫁。

子安的母亲给我们买了一套房子,正在装修中。朵朵羡慕地说,七月,你命真好。我捂住嘴,只懂得笑。

可谁知道,我的眼睛,在这当儿突然出了意外。

朵朵说,没事,你只是对着电脑的时间太长了,用点眼药水吧。

朵朵是眼科医生,每天她都按时给我滴眼药水。

但我的眼睛还是越来越坏,渐渐地,他们在我的眼里都成了朦胧的一团影子。

子安比我还焦躁,忍不住冲朵朵发火,你这医生,什么水平嘛。

朵朵气得直哭。我赶忙把他们抱住。我说,你们别吵,你们是我最亲近的人,不许吵架。

他们闭了嘴,朵朵抹了泪去做饭。我说,子安,你去帮帮朵朵吧。

我站在窗前,听朵朵和子安在争吵,我微微牵动嘴角,呵,他们俩在一起总是这样争吵不休。不像子安和我,安静友好。其实有时我也盼望能和子安吵吵闹闹的,可不知怎的,也许是他的态度影响了我,他那样文质彬彬,我怎好意思不顾斯文礼貌地和他瞎闹呢,我连多说一两句逗趣的话都觉得冒昧。而他也是,连一个吻也是那么轻盈,像是怕我责怪。

晚上朵朵会挤到我的床上来。

我说,朵朵,你也老大不小了,正经找个男朋友吧。她不以为然,一长串排着队呢。我轻笑,但没一个和你心意呵。

她叹息一声,说,我命不好,喜欢我的我看不上,我看上的又不能喜欢我。我讶异,咦,这可不是我认识的朵朵,我认识的朵朵可是最勇敢的一个人,哪有不争取的道理。

朵朵笑起来,然后说,睡吧。

我睡着了,但噩梦连连。

子安工作很忙,不能时刻陪在我的身边,朵朵也要工作。我不想给他们任何一个人增添麻烦。

我对朵朵说,朵朵,是不是这眼药水不太好用呀,怎么老不见效。

朵朵不高兴了,七月,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甩了手要走,我赶忙去拉她,情急之下,膝盖碰着了桌腿,一时间,钻心的疼痛让我蹙起了眉。

子安急忙上来扶我,我抬起头说,朵朵,是我不好,你别生气。

朵朵蹲下身来,是我不好。

晚上子安陪我去散步。我说,子安,朵朵工作很忙的,我害怕别人拿了过期的药水给她她也不知道呢。你帮我拿给别的医生看看,咱们也不要老麻烦朵朵了。

子安犹豫一会,说好。

深夜朵朵值班,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听收音机。女主持人柔媚的声音在朗读着一封听众来信:我最爱的人和我最好的朋友一起背叛了我,我觉得天空在一瞬间里塌了下来。我好伤心,又好狠。我对自己说,一生一世,我也不能原谅……这位朋友,其实对待感情的事,并不该这样执着,每个人都不可能永远只爱上一个人……这是什么主持人呀?谁有这么伟大的心胸呢?我们都只不过是普通人。我关掉了收音机。

第二天,子安早早地就来看我。

子安说,七月,咱们把婚礼提前好吗?

我摇头,不,子安,我的眼睛一日不好,我就不会嫁给你。不要让我觉得我欠了你。

子安说,那么,先搬到我那儿住好吗?

我笑了,说什么呢,那朵朵会怎么想,她一个人会孤单的。

子安突然打断我,别提她!!

子安一把拉起我,走,咱们这就收拾东西。

正好朵朵回来。她说,咦,子安今天这么早。

我说,是啊,一大早发疯,要我搬出去。

朵朵问,为什么?

只听得子安在一旁轻哼一声,你自己知道为什么。

我急忙说,别理他,他疯了。又说,朵朵,给我拿回来眼药水了吗?

朵朵说,拿了。

突然听得一声清脆的响声,听到朵朵嚷,周子安,你疯了,你干嘛打我?

子安沉着声,缓缓道,我没想到你是个这么不择手段的人。

朵朵哭道,你说什么呀。

子安接着说,你在七月的眼药水里放了一点恰到好处的稀硫酸液对吧,这样她不知不觉地就瞎掉。你的心可真狠呀。

我抓住子安,你说什么,子安?

子安搂住我,咱们马上就搬走。他扶着我,径直上楼去。

我颤抖着,子安,你说的,都是真的?

子安说,你给我的那瓶眼药水,我一拿到医院马上就验出来了。

我把头埋到他怀里痛哭,朵朵,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呀?

子安沉默良久,才说,也许,她是嫉妒你的幸福吧。

一切都在我的计算之中。给那瓶眼药水做手脚的,当然是我。我想要的,就是子安对朵朵的厌恶与憎恨。哪怕在此之前他曾怎样地受她所惑 ,或是已经爱上她,不要紧,从这之后,他就会放弃对她的一切幻想。

我一生都记得那一天,天气格外地冷。

我早早地从办公室回来,想要亲自做一餐饭,给我最爱的人和我最要好的朋友吃。一路上,我兴高采烈,嘴里还哼着歌。

站在门前,门虚掩着。我推开一条缝。看到子安和朵朵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短短刹那,整个世界便已沦陷,我整个身体都在无法控制地颤抖着。

轻轻掩上门,退到楼下,然后拨打子安的手机,告诉他,我20分钟后就回来。

从那一天起,我的眼睛就坏掉了。我再也不能看清楚任何东西。朵朵带给我最好的眼药水。怎能治好我心里的伤呢?除非她离开。

现在,她真的走了。走前给我一封信,我看都没看就扔到了纸篓里。就好像将这个人,永远地扔在了我从前的记忆中。

童馨儿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更多好文请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clx_728。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婚姻学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